推广 热搜: 生命  基督  十字架  福音  圣灵  真理  耶稣  圣经  救恩  神学 

战争正式开始

   2024-04-25 ticket10
核心提示:马可福音还可以这样交叉结构:中心是第8章,主题是耶稣是基督;而前面1-7章聚焦耶稣在北方加利利的传道事工;而9-16章聚焦耶稣的耶路撒冷之行(从黑门山变相经过加利利直到耶路撒冷)。

感谢神的话语。马可福音还可以这样交叉结构:中心是第8章,主题是耶稣是基督;而前面1-7章聚焦耶稣在北方加利利的传道事工;而9-16章聚焦耶稣的耶路撒冷之行(从黑门山变相经过加利利直到耶路撒冷)。而马可福音1-7以第4章为中心可以进一步交叉结构。第4章是耶稣的长篇讲道(4:1-34),如同创世记第一章所聚焦的“种子”或后裔。1-3章则可以这样平行结构:呼召门徒(1:16-20)、医病赶鬼(1:21-2:12);呼召门徒(2:13-20)、面对仇敌(2:21-3:6);拣选门徒(3:7-19)、面对家人(3:20-35)。而5-7章以交叉结构的方式呼应1-3章:教导门徒(4:35-41,与3:7-19呼应,耶稣与门徒在船上)、医病赶鬼(5:1-43);教导门徒(6:1-13),面对仇敌(6:14-29,与2:21-3;6呼应,希律党人与希律);教导门徒(6:30-52),医病赶鬼(6:53-7:37——针对法利赛人和文士的讲论显示鬼和病怎样统治人的内在心灵,这一幕与1:21-2:12中的赦罪真理呼应:病与鬼就是罪与不洁)。基督与门徒的关系指向基督和教会的关系。而马可福音1:1-15可以视为马可福音的序,与马可福音16:9-20的跋首尾呼应。

上个主日我谈到马可福音与约翰福音更像符类福音,并且都可以与创世记平行,特别是这两卷福音书的首尾部分与创世记的首尾两章存在平行的关系:从起初到坟墓。不仅如此,马可福音与约翰福音的第一章都在进一步解释创世记1:1-5的一些基本概念:起初、创造、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罪与魔鬼)、光、圣灵、水面(约旦河及洗礼以及加利利海)、分别(呼召门徒将之分别为圣),等等。我们今天开始学习马可福音1:2-15。这14节经文,每7节各讲1个人物:施洗约翰(2-8)与耶稣基督(9-15)。而每一部分又分别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2-8节:先知的预言(2-3)、约翰的洗礼(4-6)、约翰的见证(7-8)。9-15节:耶稣的洗礼(9-11)、耶稣受试探(12-13)、耶稣的传道(14-15)。约翰聚焦“使罪得赦”问题;耶稣面对魔鬼的试探——这是马可福音战争的序幕:接下来一切医病赶鬼的神迹奇事和十字架事件(使罪得赦),都是在这两个框架内展开的:病是罪,污秽的灵是魔鬼的差役。同时,马可福音这个序篇宣告的就是道成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的真理(约翰福音1:14):祂来了,祂进来了,祂就是细罗,阿门。

一、先锋约翰(2-8)

2正如先知以赛亚书上记着说,看哪,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你前面,预备道路。3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预备主的道,修直他的路。

4照这话,约翰来了,在旷野施洗,传悔改的洗礼,使罪得赦。5犹太全地,和耶路撒冷的人,都出去到约翰那里,承认他们的罪,在约但河里受他的洗。6约翰穿骆驼毛的衣服,腰束皮带,吃的是蝗虫野蜜。

7他传道说,有一位在我以后来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弯腰给他解鞋带,也是不配的。8我是用水给你们施洗,他却要用圣灵给你们施洗。

先知的预言连接了旧约与新约,让我们知道耶稣就是旧约预言的弥赛亚。约翰的洗礼表明耶稣来是要解决罪的问题。而约翰的见证显示即将到来的耶稣超越旧约所有的先知,唯有祂是基督;是王。而生活在该撒治下的罗马人,熟悉先锋和君王的关系——施洗约翰后面,天国的“该撒”即将到来,天国近了。另外,约翰作为“至高者的先知”(路加福音1:76)可类比教会,约翰与耶稣密不可分。而施洗约翰的工作首先要参考路加福音1:17,“他必有以利亚的心志能力(And he shall go before him in the spirit and power of Elias),行在主的前面,叫为父的心转向儿女,叫悖逆的人转从义人的智慧。又为主预备合用的百姓”。这也是教会在基督复临之前的工作。另外注意这位以利亚在马可福音中的显现:“2过了六天,耶稣带着彼得,雅各,约翰,暗暗地上了高山,就在他们面前变了形像。3衣服放光,极其洁白。地上漂布的,没有一个能漂得那样白。4忽然有以利亚同摩西向他们显现。并且和耶稣说话”(9:2-4)。我们单独用一个主日专门讲论施洗约翰,讨论他的意义;并补足基督教对这位最大先知的亏欠。

(一)先知的预言(2-3)

2正如先知以赛亚书上记着说,

看哪,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你前面,预备道路。

3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

预备主的道,修直他的路。

马可福音1:2-3的两节经文,也可以指神(2)与人(3)分别为基督作见证,而耶稣基督是完全的神,也是完全的人。同时,基督在神与人之间,祂来要使神与人和好。福音的中心信息就是“耶稣是基督”,或我们的王来了。而施洗约翰首先宣告的就是耶稣来作王的福音,或者,他就是这位王的先锋。换言之,1:2-3继续展开1:1耶稣是基督、是王这个核心真理;而离开这样的真理,施洗约翰是不可理解的,也是无足轻重的,正因为耶稣必须是王,而王必须有使者和“膏立”者,所以有施洗约翰。凡离开王之先锋的所有关于施洗约翰的讲论都不得要领,而离开施洗约翰也必然偏离耶稣是王的核心教义。实际上施洗约翰-耶稣基督-基督教会三者之间的关系,可以平行诗篇1-2-3章的相关信息:诗篇第一篇可以预表施洗约翰,诗篇第二篇聚焦耶稣是基督或万王之王,诗篇第三篇我们看见教会在基督里的得胜;而约翰与教会之间交叉呼应。

1、祂在圣经(2a)

第一个词ὡς(as,正如)是非常重要的:传道人的第一个传道原则就是打开圣经,或者指着圣经讲道,或者只讲圣经,只讲圣经启示的基督。“我认为”在讲道台上基本没有什么价值,除非是基于圣经的我认为。而人怎么说基本上是粪土。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1:1),也是“正如经上所记”,这是神说的。唯独圣经,这是马可福音第二节经文确立的基本原则。KJV依据的圣经版本并没有提到以赛亚:Ὡς γέγραπται ἐν τοῖς προφήταις,As it is written in the prophets。这里的先知用的是复数τοῖς προφήταις,准确翻译应该是“众先知”(路加福音24:27;约翰福音1:45;使徒行传3:18,3:24,10:43,13:27,15:15,26:22;罗马书1:2,罗马书16:26;希伯来书1:1,11:32;彼得前书1:10;启示录10:7,22:6)。一方面,基督就是而且必是(旧约)圣经启示的基督;另一方面,旧约圣经或所有先知都在为基督作见证。换言之,主耶稣的到来是有(文字)根据的,是有见证人的;基督事件是一个无法回避和否认的历史事实,而非任何人的凭空虚构,也不是单纯的自言自语——是神说的。这个神说与创世记第一章的神说完全平行:太初有道,道成肉身。

2、王的先锋(2b)

接下来的两节经文,一般认为分别引自玛拉基书3:1和以赛亚书40:3;但众先知都宣告过类似的信息。这是玛拉基书3:1原文:“万军之耶和华说,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我前面预备道路。你们所寻求的主,必忽然进入他的殿。立约的使者,就是你们所仰慕的,快要来到”。而玛拉基书4;5-6更与此平行:“5看哪,耶和华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亚到你们那里去。6他必使父亲的心转向儿女,儿女的心转向父亲,免得我来咒诅遍地”。

主耶稣自己说,施洗约翰就是这位以利亚(马太福音17:12-13)。马可福音1:2应该是合并了玛拉基书上述相关信息:Ἰδού ἐγὼ ἀποστέλλω τὸν ἄγγελόν μου πρὸ προσώπου σου ὃς κατασκευάσει τὴν ὁδόν σου ἔμπροσθέν σου,Behold, I send my messenger before thy face, which shall prepare thy way before thee。预备(κατασκευάζω,马太福音11:10;路加福音1:17,7:27)的目的之一,是证明先锋后面那位是主,是王。如果耶稣突然来到,不仅没有见证人,更无法证明祂的的确确是生来作王的。真正的王一定有使者,但假基督徒是自己“揭竿而起”或自我见证的。这是耶稣基督与所有异教领袖的区别之一。使者(ἄγγελος)一词也常常翻作天使,这要看语境;这里专指王的使者。约翰非常重要,因为耶稣是王至关重要。没有国务卿的铺陈就没有总统的到来。这里的“我”指父神,施洗约翰是从神而来的:“有一个人,是从神那里差来的,名叫约翰”(约翰福音1:6)。而动词差遣(ἀποστέλλω)不仅显示父爱子,更表明耶稣是道成肉身的基督——神差遣子进入世界,也差遣基督的先锋约翰进入世界。上帝是差遣者,基督也是——祂差遣使徒和教会进入世界。

值得强调的是,也有学者认为这句话来自出埃及记23:20或23:23。诸位可以细读出埃及记23:20-33,找到其中诸多细节,怎样与马可福音相关内容完全吻合:“20看哪,我差遣使者在你前面,在路上保护你,领你到我所预备的地方去。21他是奉我名来的,你们要在他面前谨慎,听从他的话,不可惹他(惹或作违背),因为他必不赦免你们的过犯。22你若实在听从他的话,照着我一切所说的去行,我就向你的仇敌作仇敌,向你的敌人作敌人。23我的使者要在你前面行,领你到亚摩利人,赫人,比利洗人,迦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那里去,我必将他们剪除。24你不可跪拜他们的神,不可事奉他,也不可效法他们的行为,却要把神像尽行拆毁,打碎他们的柱像。25你们要事奉耶和华你们的神,他必赐福与你的粮与你的水,也必从你们中间除去疾病。26你境内必没有坠胎的,不生产的。我要使你满了你年日的数目。27凡你所到的地方,我要使那里的众民在你面前惊骇,扰乱,又要使你一切仇敌转背逃跑。28我要打发黄蜂飞在你前面,把希未人,迦南人,赫人撵出去。29我不在一年之内将他们从你面前撵出去,恐怕地成为荒凉,野地的兽多起来害你。30我要渐渐地将他们从你面前撵出去,等到你的人数加多,承受那地为业。31我要定你的境界,从红海直到非利士海,又从旷野直到大河。我要将那地的居民交在你手中,你要将他们从你面前撵出去。32不可和他们并他们的神立约。33他们不可住在你的地上,恐怕他们使你得罪我。你若事奉他们的神,这必成为你的网罗”。

出埃及记这些信息让我们看见,主耶稣进入世界就是为了带领我们出埃及;而祂所经历的一切以及所行的神迹奇事,如赐粮与水、五饼二鱼和圣餐、野地的兽与耶稣在旷野与野兽同在一处,等等,都可以在上述经文中找到源头。

3、祂在旷野(3a)

马可福音1:3被认为是引自以赛亚书40:3,“有人声喊着说,在旷野预备耶和华的路,(或作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当预备耶和华的路),在沙漠地修平我们神的道”;而这是马可福音的说法:“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预备主的道,修直他的路”。φωνὴ βοῶντος ἐν τῇ ἐρήμῳ Ἑτοιμάσατε τὴν ὁδὸν κυρίου εὐθείας ποιεῖτε τὰς τρίβους αὐτοῦ,The voice of one crying in the wilderness, Prepare ye the way of the Lord, make his paths straight。

首先,基督教是有声的宗教,是呼喊的宗教。而且是向死一样沉寂的旷野沙漠和人间呼喊的宗教。φωνὴ βοῶντος,The voice of one crying。这是激烈的呼告,震天动地,传遍地极;凡有耳的都应当听。这不是避世的宗教,这是绝对不会偏安于山洞、地下和边缘的真理。动词βοάω的基本含义是to raise a cry, of joy pain etc.;to cry, speak with a high, strong voice。这是以赛亚书的相关经文:“      6有人声说,你喊叫吧。有一个说,我喊叫什么呢?说,凡有血气的,尽都如草,他的美容,都像野地的花。7草必枯干,花必凋残,因为耶和华的气吹在其上。百姓诚然是草。8草必枯干,花必凋残,惟有我们神的话,必永远立定。报好信息给锡安的阿,你要登高山。报好信息给耶路撒冷的阿,你要极力扬声。扬声不要惧怕,对犹大的城邑说,看哪,你们的神”。另外,马可福音15:34使用的正是这个动词βοάω:“申初的时候,耶稣大声喊着说,以罗伊,以罗伊,拉马撒巴各大尼?翻出来,就是,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耶稣是在众人面前呼喊神,这声音是指向父神的,但也为让全人类凡有耳的都应当听。

其次,为什么是旷野(ἔρημος),这可以回到创世记(שָׂדֶה):“野地还没有草木,田间的菜蔬还没有长起来,因为耶和华神还没有降雨在地上,也没有人耕地”(创世记2:5);“耶和华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创世记3:1a);“地必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你也要吃田间的菜蔬”(创世记3:18)。施洗约翰带领我们返回一个全新的起初;而基督和祂的先锋旷野里首先要面对魔鬼的试探;如面前空虚混沌渊面黑暗和旷野的荆棘——新的创造就是要在这长满荆棘和蒺藜的旷野或世界里开始,而我们也将看见到的种子怎样将在旷野长成蔬菜或参天大树(马可福音4:32)。其次,旷野在出埃及记到申命记中至关重要,进入旷野是为了离弃埃及所有的偶像,去侍奉神(出埃及记3:18等)。同时,旷野也让我们想起以色列出埃及后在旷野40年怎样经历洗礼的真理:旧人死去,新人出来。如今犹太人从犹太全地和耶路撒冷出来,竟然如同以色列人当年出埃及,离开埃及偶像,过红海去侍奉神;并在那里洗礼。这是保罗的见证:“1弟兄们,我不愿意你们不晓得,我们的祖宗从前都在云下,都从海中经过。2都在云里海里受洗归了摩西。3并且都吃了一样的灵食。4也都喝了一样的灵水。所喝的是出于随着他们的灵磐石。那磐石就是基督。5但他们中间,多半是神不喜欢的人。所以在旷野倒毙”(哥林多前书10:1-5)。

值得强调的是,旷野不是避世,不是隐修,而是在那里呼喊人类离开偶像归入基督。旷野也不是桃花源——与埃及相比,那里是生活更为严酷的地方,是一个惟独依靠吗哪生活的地方。在马可福音中,耶稣进入和退到旷野是为了胜过魔鬼的试探或宣告对魔鬼的胜利(1:12-13)、为了在那里祷告亲近神(马可福音1:35)、也为避免被人逼迫作王(马可福音1:45),也为在那里教导和装备门徒,建造教会(6:31-32)。

4、主的先锋(3b)

对比马可福音1:3和以赛亚书40:3,可以看出两方面的真理:一方面,那里的耶和华在这里等同于主;另一方面,沙漠(עֲרָבָה)以及“我们神(אֱלֹהִים)”这两个概念被省略了。马可福音1:1中的耶稣基督就是以赛亚书40:3中耶和华,就是我们的神。这里翻作预备的动词是ἑτοιμάζ,主要指事先已经作好的准备。形容词“直”(εὐθύς)与马可福音40次之多的“立即”字根相同。施洗约翰与基督的关系,就是仆人与主人的关系,子民与上帝的关系,而这同样缺一不可。如果约翰指向教会,我们从这里已经看见基督和教会是不可割舍的关系。你不可以传一个没有教会的基督,更不可以传一个没有基督的教会。理解两者的关系,应该参考路加福音1:66-80:

“66凡听见的人,都将这事放在心里,说,这个孩子,将来怎么样呢?因为有主与他同在。67他父亲撒迦利亚,被圣灵充满了,就预言说,68主以色列的神,是应当称颂的。因他眷顾他的百姓,为他们施行救赎。69在他仆人大卫家中,为我们兴起了拯救的角,70(正如主藉着从创世以来,圣先知的口所说的话)71拯救我们脱离仇敌,和一切恨我们之人的手。72向我们列祖施怜悯,记念他的圣约。73就是他对我们祖宗亚伯拉罕所起的誓,74叫我们既从仇敌手中被救出来,75就可以终身在他面前,坦然无惧地用圣洁公义事奉他。76孩子阿,你要称为至高者的先知。因为你要行在主的前面,预备他的道路。77叫他的百姓因罪得赦,就知道救恩。78因我们神怜悯的心肠,叫清晨的日光从高天临到我们,79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荫里的人。把我们的脚引到平安的路上。80那孩子渐渐长大,心灵强健,住在旷野,直到他显明在以色列人面前的日子”。值得强调的是,约翰一生有主的同在(66),“终身在他面前,坦然无惧地用圣洁公义事奉他”(75)。

注意其中的“主”与“神”等概念。这意味着,你不可以把约翰对希律的责备视为出于血气,更不可以论断约翰在期待政治弥赛亚。实际上,“我的使者在你前面”也有同样的含义:施洗约翰从始至终是神的使者,而且是活在基督面前的使者,你不可以怀疑他的忠信与圣洁,尽管他不过是人。另外,无论引证哪位先知的话,马可福音的引证都不是完全周延的,这意味着他只是在综合旧约所有先知的预言。这就是旧约的精义,而非字句。但是,马可福音引用任何字句都可以找到旧约根据。因此提醒大家,圣经各种版本中的注释部分你们要小心,它们不一定是完全准确的,甚至会产生误导。

(二)约翰的洗礼(4-6)

4照这话,约翰来了,在旷野施洗,传悔改的洗礼,使罪得赦。

5犹太全地,和耶路撒冷的人,都出去到约翰那里,承认他们的罪,在约但河里受他的洗。

6约翰穿骆驼毛的衣服,腰束皮带,吃的是蝗虫野蜜。

马可福音1:4-6还可以进一步交叉结构:4与6首尾女呼应让我们看约翰的事工(他来干什么)和生活(他是谁,他怎样生活);而中间第5节聚焦世人对施洗约翰的回应:认罪与洗礼。值得一提的是,没有什么理由也没有什么必要将施洗约翰与所谓的爱色尼人(אִסִּיִים,The Essenes)联系起来;因为约翰是独一无二的,承担着独特的使命——他与基督密不可分,为此而活,为此而死。一方面,约翰的洗礼显示了基督进入世界的工作重心(赦罪,洗净人的罪);另一方面,洗净罪人,是为了给君王的两次降临预备圣洁的子民,如同为羔羊预备圣洁的新妇。

1、旷野施洗(4)

和合本圣经已经表明“照这话”是中译的加添,原文中并没有。而是突然间,“约翰来了”,显然这更具有戏剧性,如同“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ἐγένετο Ἰωάννης βαπτίζων ἐν τῇ ἐρήμῳ καὶ κηρύσσων βάπτισμα μετανοίας εἰς ἄφεσιν ἁμαρτιῶν,John did baptize in the wilderness, and preach the baptism of repentance for the remission of sins。约翰来首先藉着洗礼预告了耶稣基督到了是要解决人类的罪及其赦免的终极为题。原文中有两个句子。第一是约翰来了并在旷野洗礼。浸信会的人乐意强调βαπτίζω是指他们定义的浸洗,这应该是一种过度解释。因为这节经文竟然说约翰是在旷野(ἔρημος)施洗。虽然下文转向了约旦河,但没有明确的信息说约翰的洗礼仅仅限于约旦河。更重要的是,洗礼的地点和“浸水量”根本不是重点,洗礼的真理在第二句话中:“传悔改的洗礼,使罪得赦”。第二句话显示,洗礼与传道是同时进行的。这一真理可以平行马太福音28:19-20,“19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或作给他们施洗归于父子圣灵的名)20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马可福音开篇处涉及基督教一些基本概念,因此我们必须在这里先打好根基。

(1)洗礼

首先,最重要是你藉着洗礼传道,作一位传道人。动词κηρύσσω非常重要:to be a herald, to officiate as a herald;to publish, proclaim openly: something which has been done。这是公开宣讲,绝非密宗或隐藏。而这个动词也进一步告诉我们,1:1中的福音就是以洗礼赦罪为核心的真理。而传道人是有职分的,是受差遣的使者。这一点可以参考罗马书10:13-15,“13因为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14然而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听见他,怎能信他呢?没有传道的,怎能听见呢?15若没有奉差遣,怎能传道呢?如经上所记,报福音传喜信的人,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施洗约翰不是自我差遣、妄自行割的。“撒迦利亚颂”可以等于“按牧礼”;而使徒约翰明确地见证说:“有一个人,是从神那里差来的,名叫约翰”(约翰福音1:6)。

其次,这洗礼是悔改的洗礼:βάπτισμα μετανοίας,the baptism of repentance。“洗”显示人在神面前是脏的,因为被“污秽的灵”(马可福音中连续出现的污鬼)所捆绑。这一事实开启了整卷马可福音众多医病神迹的序幕。同时,洗礼也指人类需要一场大洪水,这再一次带领我们返回创世记。而约翰和他所侍奉的基督,实际上正如挪亚的方舟(彼得前书3:18-22)。值得强调的是,动词βαπτίζω并非如浸信会所定义的,排他的immerse;LXX经常将之对应希伯来字טָבַל,to dip, dip into, plunge;如创世记37:31,“他们宰了一只公山羊,把约瑟的那件彩衣染了血”;利未记4:6,“把指头蘸于(טָבַל)血中,在耶和华面前对着圣所的幔子弹血七次”,等等。或者,LXX将之含义指向“洗净”(wash)这个概念,如出埃及记29:4,“要使亚伦和他儿子到会幕门口来,用水洗(רָחַץ,to wash, wash off, wash away, bathe)身”。显而易见,怎样“洗”都是可以的,但真理只有一个:洗干净——“所以,我们藉着洗礼归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像基督藉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洗礼,是马可福音的开篇,也是新历史的开篇和个人重生的象征。但这如何可能呢?

(2)悔改

悔改!μετάνοια,repentance,a change of mind。“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约翰福音3:5)。动词μετανοέω是由μετά 与 νοέω合成的,而动词νοέω的基本含义是to perceive with the mind, to understand, to have understanding,to think upon, heed, ponder, consider(马可福音7:18等)。关于悔改的真理,可以涉及如下基本论题:

第一、你的心灵与上帝的直接关系。悔改首先指心灵或心思意念的改变,而不是行为上的表演。悔改是你在那察验人肺腑心肠的耶和华的面前的见证。箴言16:2,“人一切所行的,在自己眼中看为清洁。惟有耶和华衡量人心”;诗篇7:9,“愿恶人的恶断绝。愿你坚立义人。因为公义的神察验人的心肠肺腑”(另参启示录2:23);路加福音9:55 ,“耶稣转身责备两个门徒说,你们的心如何,你们并不知道”;路加福音12:34,“因为你们的财宝在哪里,你们的心也在哪里”;路加福音16:15,“耶稣对他们说,你们是在人面前自称为义的。你们的心,神却知道。因为人所尊贵的是神看为可憎恶的”……悔改不是为讨人的喜悦,不或经过什么人的认证。换言之,你是否悔改了,神是知道的, 并只有神有终极的裁判权。你不能藉着无神和无我逃避你在上帝面前的责任,实际上你无处可逃。或者悔改得救,或者装学必然灭亡。“我往那里去躲避你的灵。我往那里逃躲避你的面”(诗篇139:7)。

第二、悔改首先是离开偶像归向真神。悔改或回头的目的不仅仅是认罪或一般的罪,而是归向神——罪的首要见证不是道德问题,而是属灵淫乱的问题,是敬拜别神或偶像。以赛亚书46:8-9与12-13特别告诉我们何为悔改或心灵的回归:“8你们当想念这事,自己作大丈夫。悖逆的人哪,要心里思想。9你们要追念上古的事,因为我是神,并无别神,我是神,再没有能比我的……12你们这些心中顽梗,远离公义的,当听我言。13我使我的公义临近,必不远离,我的救恩必不迟延,我要为以色列我的荣耀,在锡安施行救恩。”。希伯来人常用שׁוּב(to return, turn back)指悔改,就是回头,转回,回家,就是从偶像返回上帝,就是从城市进入旷野侍奉神。理解这大罪,可以参考十诫的“第一块或第一面法版”。另参约珥书1:12-13a,“12耶和华说,虽然如此。你们应当禁食,哭泣,悲哀,一心归向我。13你们要撕裂心肠,不撕裂衣服。归向耶和华你们的神”。只有在悔改这些基本真理的基础之上,圣经对淫乱的憎恨才是可以解释的;而约翰一书最后一句呼喊才是可以理解的:“小子们哪,你们要自守,远避偶像”(5:21)。而圣灵不断让我们看见:贪财是常见的偶像崇拜,而贪与淫常常祸不单行(以弗所书5:5;歌罗西书3:5;诗篇10:3;箴言28:16;提摩太前书3:3,6:10;彼得前书5:2)。

第三、悔改也常常指“没有公义”这种政治正义的完全匮乏。而这一点是基督教常常忽略或刻意隐瞒的。由于政治恐惧,基督教变成了俱乐部的同时,罗伟长舌妇中心——他们更关切家长里短,并痴迷和享受两性方面以及个人隐私上的话题,并依靠别人肉体作王。但是,圣经在正视每个人的灵肉之战的同时,高度关切“公义”或“社会公义”,在旧约中,这种关切遍及每一位先知中;在新约这种关切被主耶稣总结为一句话:又要爱人如己。这可以指向十诫的“第二法版”。注意以赛亚书46:12-13,“12你们这些心中顽梗,远离公义的,当听我言。13我使我的公义临近,必不远离……”另参以赛亚书1:27,“锡安必因公平得蒙救赎,其中归正的人,必因公义得蒙救赎”。可以检索和合本圣经中“公义”一次在66卷书中的使用,看基督教特别是很多华人教会多少人怎样的不义、软弱、诡诈并且与公义背道而驰,沦为吃肉自肥之律法主义妖孽,吃人自义的魔鬼之子。

(3)洗礼与悔改

路德教会特别敏感这个话题,原因之一是改革宗、浸信会以及圣安息日会等异端在这方面的弯曲:人本主义的洗礼考试,彻底悔改到完全无罪才可以洗礼,等等。一般来说,保守的路德教会认为洗礼先于悔改;而我个人认为两者可以并行。而马可福音和使徒行传的洗礼实践,可以带领教会拨乱反正。

首先,洗礼与悔改的关系,可以参考以西结书36:25-29,“25我必用清水洒在你们身上,你们就洁净了。我要洁净(טָהֵר)你们,使你们脱离一切的污秽,弃掉一切的偶像。26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又从你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你们肉心。27我必将我的灵放在你们里面,使你们顺从我的律例,谨守遵行我的典章。28你们必住在我所赐给你们列祖之地。你们要作我的子民,我要作你们的神。29我必救你们脱离一切的污秽,也必命五谷丰登,不使你们遭遇饥荒”。另参诗篇51:2,“2求你将我的罪孽洗除(כָּבַס)净尽,并洁除我的罪。3因为我知道我的过犯,我的罪常在我面前。4我向你犯罪,惟独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这恶,以致你责备我的时候,显为公义。判断我的时候,显为清正”。因而路德教会更强调洗礼在悔改之前:cleaning, then change within, not change within, then cleaning(James,p.1-3;另参马太福音3:11)。洗礼的一个基本的神学逻辑是:上帝施洗在先(藉着仆人洁净罪人),而人因信悔改回应在后。因同样的理由——神洁净罪人的罪——我们给婴孩洗礼。

其次,洗礼与悔改不是为了形式上“洗白白”,而是与赦罪相关。洗礼既不像浸信会那样极端,强调非浸不洗;也不会向改革宗宣道会那样公然违背圣经,宣告洗礼仅仅是一种外在形式,甚至不洗礼也可以得救。马可福音首尾呼应清清楚楚让我们看见,洗礼与悔改赦罪相关。一方面,洗礼为了接受基督的赦罪。εἰς ἄφεσιν ἁμαρτιῶν;介词εἰς是翻作into,还是for;是为了赦罪而洗礼,还是进入洗礼才能赦罪?也许二者兼而有之。赦免:ἄφεσις,release from bondage or imprisonment;forgiveness or pardon, of sins (letting them go as if they had never been committed), remission of the penalty——这个字有“解放”的含义。另一方面,马可福音16:16,“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关于洗礼与救恩的关系(并非外在形式),这是彼得和保罗共同的见证:“这水所表明的洗礼,现在藉着耶稣基督复活。也拯救你们。这洗礼本不在乎除掉肉体的污秽,只求在神面前有无亏的良心”(彼得前书3:21);“他便救了我们,并不是因我们自己所行的义,乃是照他的怜悯,藉着重生的洗,和圣灵的更新”(提多书3:5)。

(4)罪

罪(ἁμαρτιῶν)在这里是复数,可以指所有的罪。关于罪可以有两个基本定义:第一,违背律法的就是罪(哥林多前书5:56;约翰一书3:4),而律法的总结就是爱神与爱人(马太福音22:40)。第二、罪的工价就是死,人人都死,人人都是罪人(罗马书6:23;希伯来书9:27)。那些不承认自己是罪人的外邦人,以及所有宣称基督徒不再是罪人或有灵与罪的争战的邪教徒,可以在这两大事实面前检验自己。耶稣作王,万王之王,因为只有祂能解决罪和死的终极难题,而我们必须时时刻刻需要祂的帮助(随时的帮助,离开祂我们便不能做什么)。因此基督来才被称作福音,而且是万人的福音。换言之,基督之前之外的历史,总是罪绝对得胜的历史。那里真的是旷野与黑夜,从未有过光明与日出,只有这种各样罪的轮换执政。没有基督,罪必然终身制。值得一提的是,任何流浪大师,如果与悔改和认罪无关,这种国学与无我,一样是骗子和毫无意义的流氓大尸。或者这是远东旷野的两类枯骨,春风不度玉门关,唯有神的怜悯曾从高天临到。

2、所有的人(5)

人人是都罪人,人人都有一死;因此所有的人都需要认罪悔改,都需要洗礼。约翰给人类带来的是惊天动地或所谓革命性的变局:“5犹太全地,和耶路撒冷的人,都出去到约翰那里,承认他们的罪,在约但河里受他的洗”。犹太全地和耶路撒冷的人是人类的代表,他带进来的是一场大洪水,理由一样:“4那时候有伟人在地上,后来神的儿子们和人的女子们交合生子,那就是上古英武有名的人。5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6耶和华就后悔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创世记6:4-6)。而犹太全地和耶路撒冷的人,不过是伟人的当代版。如今的地球人,哪一位不是半人半神的伟人,或者妖孽?

约翰事工的地方看来是在南方,或者覆盖了犹大全地——在两湖之间的河谷与旷野。当然也可以这样理解,他即使在加利利一带施洗,犹大全地和耶路撒冷的人也都到他这里来:“8洁净的畜类和不洁净的畜类,飞鸟并地上一切的昆虫,9都是一对一对地,有公有母,到挪亚那里进入方舟,正如神所吩咐挪亚的”(创世记7:8-9)。καὶ ἐξεπορεύετο πρὸς αὐτὸν πᾶσα ἡ Ἰουδαία χώρα καὶ οἱ Ἱεροσολυμῖται,And there went out unto him all the land of Judaea, and they of Jerusalem。犹大全地是犹太教的中心,也是人类文明的中心,或人类的地理中心;而耶路撒冷就是人类政治中心的代表。换言之,耶稣和祂的先锋进入世界,不是到什么阿米世人或桃花源或荒山野岭仙山洞府,而是进入文明的腹地和文化的中心。不仅如此,不是施洗约翰进入耶路撒冷朝见那里的高人,而是相反——犹太教已经从施洗约翰开始倾覆;圣所已经从耶路撒冷转移出来,置于荒野;福音不是出于所谓的“圣城”或王宫(马太福音11:7-8)。而是出于约翰,或远离各种偶像的旷野。

至少犹太全地和耶路撒冷的人都是在约旦河完成洗礼:καὶ ἐβαπτίζοντο πάντες ἐν τῷ Ἰορδάνῃ ποταμῷ ὑπ᾽ αὐτοῦ,and were all baptized of him in the river of Jordan。约旦河让我们想起创世记中神的灵运行的水面以及大洪水;还有约书亚记中的约旦河——那里有十二块石头,这里有十二使徒。但值得强调的是,中译本的顺序有严重的误导,让人不知不觉陷入改革宗和浸信会的网罗。因为原文中是洗礼在先,然后才是承认他们的罪:ἐξομολογούμενοι τὰς ἁμαρτίας αὐτῶν,confessing their sins。尽管这个顺序不是绝对的(如使徒行传2:38,当然那里圣灵的洗已经发生了),但我们反对将悔改或人定义的成功悔改或完全悔改作为洗礼的绝对前提。但无论如何,人认罪更是圣灵在他身上的工作。ἐξομολογέω,to confess,to profess acknowledge openly and joyfully——公开承认,而且快乐或感谢着宣告(马太福音11:25)。我们应该满怀感恩地赞美上帝,因祂让我们知道我们自己是个罪人;因为唯有这样我们才可能出死入生。祂因爱我们使我们认罪。谄媚罪人的人实在是魔鬼的谎言,是恨人不死。而建立强制秩序避免认罪和强迫人歌颂自己的人,这种毫不知耻的个人崇拜,不过是以暴政的方式保护自己顺利进入地狱的蠢行。在个人崇拜的社会中,到处充满了为得便宜谄媚人的丑类(犹大书1:16),地上满了行淫的人(耶利米书23:10;启示录2:22)。

但是人如何才能认罪呢,特别是犹大全地和耶路撒冷这些自负极高的“信二代”?无论洗礼前后,传道人必须在宣告福音的时候同时传讲律法的信息,直接针对一切的罪恶,特别是贪财拜偶像及政治罪恶,必须责备丧尽天良的岁月静好与hongfu二代。没有这样的现实针对性和政治批评,他们不可能进入连续重生的天路历程。这是施洗约翰的政治批判或洗礼布道:“7约翰对那出来要受他洗的众人说,毒蛇的种类,谁指示你们逃避将来的忿怒呢?8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不要自己心里说,有亚伯拉罕为我们的祖宗。我告诉你们,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9现在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10众人问他说,这样我们当作什么呢?11约翰回答说,有两件衣裳的,就分给那没有的。有食物的也当这样行。12又有税吏来要受洗,问他说,夫子,我们当作什么呢?13约翰说,除了例定的数目,不要多取。14又有兵丁问他说,我们当作什么呢?约翰说,不要以强暴待人,也不要讹诈人,自己有钱粮就当知足”(路加福音3:7-14)。而约翰所说的“毒蛇的种类”,才应该是马可福音16:18中的蛇与毒的真意:“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一个脱离约翰传道模式的传道学,与洗礼的真理毫无关系。

3、是以利亚(6)

那么约翰是谁,他有什么资格给犹太人施洗呢?“6约翰穿骆驼毛的衣服,腰束皮带,吃的是蝗虫野蜜”。衣食两个方面可以描述人的存在状态(创世记3:17-24,提摩太前书6:8)。那么施洗约翰这幅装扮和饮食习惯,到底表达的是什么含义呢?ἦν δὲ Ἰωάννης ἐνδεδυμένος τρίχας καμήλου καὶ ζώνην δερματίνην περὶ τὴν ὀσφὺν αὐτοῦ καὶ ἐσθίων ἀκρίδας καὶ μέλι ἄγριον,And John was clothed with camel’s hair, and with a girdle of a skin about his loins; and he did eat locusts and wild honey。

约翰的装束首先是为了证明他就是先知以利亚:列王记下1:8,“回答说,他身穿毛衣,腰束皮带。王说,这必是提斯比人以利亚”;撒迦利亚3:4,“那日,凡作先知说预言的,必因他所论的异象羞愧,不再穿毛衣哄骗人”——显然有很多假以利亚。另参创世记3:21,“耶和华神为亚当和他妻子用皮子作衣服给他们穿”。一方面,约翰也是个罪人;另一方面,约翰是蒙恩的罪人。有人认为这种服饰更适合在旷野和沙漠生活,而约翰一直住在旷野““那孩子渐渐长大,心灵强健,住在旷野,直到他显明在以色列人面前的日子”(路加福音1:80)。皮衣皮带也是极为耐穿的,也许约翰一生就这一套“时装”或浴袍,这是第一夫人难以理解的清贫,或者富足。主耶稣不比约翰更有钱:“耶稣说,狐狸有洞,天空的飞鸟有窝,人子却没有枕头的地方”(马太福音8:20)。约翰比耶稣还是幸运的,耶稣在十字架上连衣服也被剥光,而且被士兵瓜分。

同时,施洗约翰没有闲工夫研究中餐或食文化、茶文化。他“吃的是蝗虫野蜜”。首先这同样是在强调施洗约翰是以利亚,这一点可以参考路加福音1:15-17,“15他在主面前将要为大,淡酒浓酒都不喝,从母腹里就被圣灵充满了。16他要使许多以色列人回转,归于主他们的神。17他必有以利亚的心志能力,行在主的前面,叫为父的心转向儿女,叫悖逆的人转从义人的智慧。又为主预备合用的百姓”。这是主耶稣所谈论的约翰:“约翰来了,也不吃,也不喝”(参马太福音11:18)。以利亚在危机的时候都是依靠神的喂养(列王记上17:3-6,9-18;19:5-8)。

不仅如此,按摩西律法蝗虫是洁净的食物(利未记11:22)。而约翰也是守律法,不然他有什么资格责备希律王。我不赞成将之翻作以色列的什么甜豆角,那只是希腊人的虚构(carob,or locust-bean,St. John’s bread)。约翰的衣食一定有旧约背景并且有属灵含义。野蜜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呢?参考历代志下31:3-5,“3王又从自己的产业中定出分来为燔祭,就是早晚的燔祭和安息日,月朔,并节期的燔祭,都是按耶和华律法上所载的。4又吩咐住耶路撒冷的百姓将祭司,利未人所应得的分给他们,使他们专心遵守耶和华的律法。5谕旨一出,以色列人就把初熟的五谷,新酒,油,蜜,和田地的出产多多送来,又把各物的十分之一送来的极多”。约翰吃野蜜,一方面表明他是遵守耶和华律法的祭司;另一方面,他靠百姓的奉献生活,所谓工人得工价。当然野蜜也可以指约翰自食其力靠神吃饭(申命记32:13)。施洗约翰类似拿细耳人(民数记6:1-27)。他蒙恩,但过着极为简单的生活。

主耶稣也不止一次为约翰是以利亚作见证:“10门徒问耶稣说,文士为什么说,以利亚必须先来。11耶稣回答说,以利亚固然先来,并要复兴万事。12只是我告诉你们,以利亚已经来了,人却不认识他,竟任意待他。人子也将要这样受他们的害。13门徒这才明白耶稣所说的,是指着施洗的约翰”(马太福音17:10-13)。但这个“矛盾”如何解决呢?“20他就明说,并不隐瞒。明说,我不是基督。21他们又问他说,这样你是谁呢?是以利亚吗?他说,我不是。是那先知吗?他回答说,不是”(约翰福音1:20-21)。安息日会有教师说:提问的人提出了一个“转世轮回”的假问题,reincarnation;这应该又是过度解释了。我的答案是:施洗约翰只是一个有限的人,虽然他是神的使者;他也不完全知道自己是谁;或者,约翰不再在所有意义上都是以利亚:以利亚最后的升天的神迹发生在约旦河(列王记下2:1-15),但约翰把斩首在希律的监狱。主耶稣说施洗约翰是以利亚,只是在这个意义上说的:“以利亚固然先来并要复兴万事”——在基督复临之前,还有更多的“以利亚”。

(三)约翰的见证(7-8);

7他传道说,有一位在我以后来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弯腰给他解鞋带,也是不配的。

8我是用水给你们施洗,他却要用圣灵给你们施洗。

那么约翰的洗礼事工,或在全地传道所传的内容是什么呢?马可福音1:7-8简明扼要地告诉我们,他只是在传讲基督;他不是在传自己,而是在传基督。正如哥林多后书4:5所说,“我们原不是传自己,乃是传基督耶稣为主,并且自己因耶稣作你们的仆人”。我们也可以这样说,7-8节与1-2节交叉呼应:“1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福音的起头,2正如先知以赛亚书上记着说,(有古卷无以赛亚三字)看哪,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你前面,预备道路”——这里的“有一位”和“他”,就是那里的“耶稣基督”和“你”。这两节经文分别指向两个事实:第一、耶稣与约翰的关系(7);第二、耶稣的洗礼与约翰洗礼的关系——但无论如何,耶稣进入世界也为洗礼,或赦罪,而基督的洗礼不是对约翰洗礼的否定,而是深化,或者圣化。请注意这个事实:12使徒并没有第二次洗礼(圣礼意义上的洗礼),而他们应该都是接受了施洗约翰的洗礼,其中多人曾是施洗约翰的门徒。在任何意义上,不存在再洗礼的实践,五旬节不是一场独立的圣洗礼,只是“圣灵充满”;使徒行传中的奉主的名的重新按手,也不是一场独立的洗礼,甚至与洗礼无关;只是对经过洗礼之人的继续建造——这些建造没有水,只强调真理的圣灵;原来的洗礼没有被废弃(使徒行传8:15-17,18:25,19:3等)。

1、约翰与基督(7)

“7他传道说,有一位在我以后来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弯腰给他解鞋带,也是不配的”。καὶ ἐκήρυσσεν λέγων Ἔρχεται ὁ ἰσχυρότερός μου ὀπίσω μου οὗ οὐκ εἰμὶ ἱκανὸς κύψας λῦσαι τὸν ἱμάντα τῶν ὑποδημάτων αὐτοῦ,And preached, saying, There cometh one mightier than I after me, the latchet of whose shoes I am not worthy to stoop down and unloose。首先注意动词κηρύσσω第二次出现(4,7)。现在传道指向基督。这不仅是约翰与耶稣的关系,也是所有先知与耶稣的关系;更不用说“异教的先知”了。可以从两个方面看约翰与耶稣的对比。

一方面,他让基督的先锋和仆人都降卑,在主面前降卑。我经历过很多港台特色的传道人或所谓的神学家,以及层出不穷的文化基督徒,他们都做着同样的梦,梦见老子孔子与耶稣平起平坐地推杯换盏。但施洗约翰让我们看见,从摩西到约翰,在基督面前这些“圣人”唯一正确的姿势就是“我就是弯腰给他解鞋带,也是不配的”。耶稣自己降卑自己另当别论,但有自知之明的人类及其精英,应该从约翰这里学到与神相处的基本常识;而宣扬耶稣是仆人的那些假先知,需要再一次归回常识。彼得保罗惊恐地宣告自己也是人不配分享被崇拜的神的荣耀(使徒行传10:26,14:15;),而天使亦然:“9天使吩咐我说,你要写上,凡被请赴羔羊之婚筵的有福了。又对我说,这是神真实的话。10我就俯伏在他脚前要拜他。他说,千万不可。我和你并你那些为耶稣作见证的弟兄同是作仆人的。你要敬拜神。因为预言中的灵意,乃是为耶稣作见证”(启示录19:9-10);“8这些事是我约翰所听见所看见的。我既听见看见了。就在指示我的天使脚前俯伏要拜他。9他对我说,千万不可。我与你,和你的弟兄众先知,并那些守这书上言语的人,同是作仆人的。你要敬拜神”(启示录22:8-9)。这位将来的基督太不同了,祂是王,是主,而且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既然约翰不配,希律更不配。

但另一方面,约翰和基督的对比也让传道人获得解放,向人类获得解放。我们不需要演神,你也不必指着基督来论断我。这是传道人的自由,只是不必滥用这种自由,使之成为放纵情欲的机会。但我们深深深地知道,那些用基督标准辖制和控告传道人的声音,基本上都是魔鬼的谎言,他们不仅将自己背不动的担子强加给牧师,他们更是在公报私仇,杀牧自义。我就是一个给主系鞋带也不配的人,但你也不配。我不过是人;我和你的区别仅仅在这个地方:你用我的不配吃我,而我根本不关心你配不配。我为主系鞋带忙得不亦乐乎,没工夫爱你如己。这是约翰的相关见证:“28我曾说,我不是基督,是奉差遣在他前面的,你们自己可以给我作见证。29娶新妇的,就是新郎。新郎的朋友站着听见新郎的声音就甚喜乐。故此我这喜乐满足了。30他必兴旺,我必衰微”(约翰福音3:28-30)。我为这种衰微喜乐满怀,求之不得。我不建造大教会,我不作名牧,我推辞一切采访,决绝所有大型聚会和人的荣耀,更不可能有任何政治野心;我传福音只是不得已,我不传就有祸了。我信故我自由。

2、洗礼与洗礼(8)

论证约翰只是基督的先锋或仆人,核心的论据关乎洗礼。“8我是用水给你们施洗,他却要用圣灵给你们施洗”。ἐγὼ μὲν ἐβάπτισα ὑμᾶς ἐν ὕδατι αὐτὸς δὲ βαπτίσει ὑμᾶς ἐν πνεύματι ἁγίῳ,I indeed have baptized you with water: but he shall baptize you with the Holy Ghost。其他两卷福音书是这样表述的:马太福音3:11-12,“11我是用水给你们施洗,叫你们悔改。但那在我以后来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给他提鞋,也不配。他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洗。12他手里拿着簸箕,要扬净他的场,把麦子收在仓里,把糠用不灭的火烧尽了”;路加福音3:16-17,“16约翰说,我是用水给你们施洗,但有一位能力比我更大的要来,我就是给他解鞋带也不配。他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洗。17他手里拿着簸箕,要扬净他的场,把麦子收在仓里,把糠用不灭的火烧尽了”。惟独马可福音没有谈到“火”。我们大致上可以这样说,圣灵的洗礼更多指向耶稣第一次来的洗礼,而火的洗礼更多指向耶稣第二次来的洗礼——虽然五旬节也有火的样式。相对而言,马可福音更关切基督和教会在地上的福音事工。不过这里谈及的洗礼,让浸信会们又郁闷了,因为在这里水被圣灵取代了。当然我们不可以走的太远,以至于跑到灵恩派那里去;水仍然是重要的和不可或缺的(约翰一书5:8,约翰福音3:5),或圣礼仍然是重要的。

值得一提的是,使徒约翰记录的相关信息与马可福音相同:“我先前不认识他。只是那差我来用水施洗的,对我说,你看见圣灵降下来,住在谁的身上,谁就是用圣灵施洗的”(约翰福音1:33)。我们还会在更多经文中,看见约翰福音和马可福音更像符类福音。在两卷书的序言中(包括马可福音1:1-13,约翰福音1:1-18),共享着如下基本概念:起初、神、主(耶和华)、(传)道、神说、灵、差遣、旷野、施洗约翰、水、洗礼、罪、门徒等等。约翰见证的洗礼不是灵恩派偏执的灵洗,而圣灵的降临,常与基督的复活升天相关,并因此与教会的诞生联系在一起:“7然而我将真情告诉你们。我去是与你们有益的。我若不去,保惠师就不到你们这里来。我若去,就差他来。8他既来了,就要叫世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约翰福音16:7-8)。这些事实再一次提醒我们,必须将马可福音与约翰福音对观。的的确确,藉着教会生活,圣灵不断带领我们进入和经历洗礼的真理,在自己责备自己中向罪死,向义生;不断离开被审判的世界之王:“9为罪,是因他们不信我。10为义,是因我往父那里去,你们就不再见我。11为审判,是因这世界的王受了审判”(约翰福音16:9-11)。

这里的圣灵再一次带领我们返回创世记: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约翰的见证让我们认识到主耶稣进入世界,就是要洗净我们的罪。这里的你们指所有接受施洗约翰洗礼的人,包括犹太全地的人和耶路撒冷的人,更指向我们和整个人类。我们都需要进入基督的洗礼。圣灵的洗礼意味着什么呢?“3我们从前也是无知,悖逆,受迷惑,服事各样私欲和宴乐,常存恶毒(或作阴毒)嫉妒的心,是可恨的,又是彼此相恨。4但到了神我们救主的恩慈,和他向人所施的慈爱显明的时候,5他便救了我们,并不是因我们自己所行的义,乃是照他的怜悯,藉着重生的洗,和圣灵的更新。6圣灵就是神藉着耶稣基督我们救主,厚厚浇灌在我们身上的。7好叫我们因他的恩得称为义,可以凭着永生的盼望成为后嗣。(或作可以凭着盼望承受永生)”(提多书3:3-7);“18因基督也曾一次为罪受苦(受苦有古卷作受死),就是义的代替不义的,为要引我们到神面前。按着肉体说他被治死。按着灵性说他复活了。19他藉这灵,曾去传道给那些在监狱里的灵听。20就是那从前在挪亚预备方舟,神容忍等待的时候,不信从的人。当时进入方舟,藉着水得救的不多,只有八个人。21这水所表明的洗礼,现在藉着耶稣基督复活。也拯救你们。这洗礼本不在乎除掉肉体的污秽,只求在神面前有无亏的良心。22耶稣已经进入天堂,在神的右边。众天使和有权柄的,并有能力的,都服从了他”(彼得前书3:18-22)。

应用:约翰,对不起

学者们争论马可福音的序篇到底截止在哪一节经文:1:1-8?1:1-13?1:1-15?这的确不是特别重要的,因为如何结构这完全取决于你要讨论什么主题。若聚焦施洗约翰,那么2(1)-8节可以视为马可福音的序篇,而施洗约翰也是四福音书共同的序篇(马太福音略有不同)。路加福音整整第一章聚焦施洗约翰的降生,而约翰福音几乎整整第一章聚焦施洗约翰的事工和见证。施洗约翰实在太重要了!而施洗约翰在马可福音更为重要。一方面,马可福音主要篇幅中都有施洗约翰(1:1-9,2:18,6:14-32,8:28,11:27-33);另一方面,只有马可福音高度重视约翰之死或希律面前的约翰(马可福音6:14-32)。这是为什么?当然,我们重视施洗约翰与历史学家约瑟夫的理由不同,我们重视他是为真理的缘故,也为补足基督教对他的严重亏欠;而这些亏欠深刻扭曲了教会对基督的见证。旷野是将一切、包括偶像归零的时空;今天求神带领我们进入旷野(1:35;1:45,6:31-34),重新发现基督的仆人约翰,建造教会更好地成为基督复临的先锋。

1、约翰与基督

为什么要有施洗约翰(四福音书几乎都以约翰开篇),一个简单的答案是,为了证明耶稣是基督,是王。第一,施洗约翰是旧约和新约的连接,标志着历史从律法和先知的世代,转向基督的真理与恩典的时代(马太福音11:13;路加福音16:16;约翰福音1:17-18)。第二、见证旧约弥赛亚预言在基督身上(包括相关“以利亚”的预言)的完全应验(玛拉基书4:4-6;马太福音11:2-19)。第三、基督需要见证人,这是为了软弱的我们;而只有两三个人的见证才是合法的见证。至少在这里,我们看见了摩西、玛拉基、以赛亚和约翰几位共同的见证人。因为有证人,基督事件就不是传说和自言自语(申命记17:6,19:15;马太福音18:16,18:20;哥林多后书13:1)。这一点与异教领袖的传奇和自证迥异。第四、约翰来是为了基督预备道路,一方面传悔改赦罪的洗礼;另一方面为君王到来预备洁净的百姓。同时,约翰的死已经预告了基督徒的死,这也是洗礼的一种真义。第五、先锋的存在才证明耶稣是王。没有先锋就不可能证明耶稣是王。圣经是认真的,基督这位先锋是真实的。值得一提的是,约翰对基督有误解吗,约翰期待一位政治基督吗?马太福音11:1-15与路加福音7:17-30根本得不出这样的结论。没有任何证据显示约翰差遣门徒问讯耶稣是否是细罗,是希望耶稣带人解放巴士底狱。毋宁说,藉着这场“牧者的探监”,殉道前的约翰得到了最大的安慰:“死人复活,穷人有福音传给他们”(参马太福音11:5,路加福音7:22)。而这也正是即将在监狱中的彼得和保罗们的安慰:向死而生。

2、约翰与希律

长期以来,基督教最亏欠的一个人就是施洗约翰。因为基督教教导基督徒不仅效法基督,也要效法一切先知和使徒,甚至也承认圣经说的,教会是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之上;但是,基督教绝对不鼓励,甚至反对基督徒学习并记念施洗约翰。这些假冒伪善的教导完全无视主耶稣一再强调的事实:约翰就是先知,而且是最大的先知(马太福音11:9-13)。这是为什么呢?一个根本的原因就是施洗约翰强烈关切政治批评与社会公义,并因责备希律王而被残忍地杀害了。基督教或者因为反政治的政治正确,为了满足他们顺服世俗掌权者或敌基督的君王们,为了爱基督教的仇敌甚至敌基督,或者就是因为政治恐惧,将这一基本事实,这一伟大的事实完全屏蔽了。

但是基督教无法绕开马可福音,因为唯有马可福音,用更重的篇幅(6:14-32;另参马太福音14;1-12,路加福音9:7-9)记念约翰之死或希律面前的约翰;而追溯约翰洗礼的篇幅只是约翰殉道记事的三分之一。马可福音的约翰足以颠覆教会的主流,让我们回归圣经真理。约翰之死到底意味着什么呢?第一、见证道成肉身的真理,基督和教会进入并面对世界。第二、基督才是王,但唯有面对世界的王才更能证明耶稣是万王之王,而基督徒真的相信耶稣是基督,是王。但是,可悲的是,基督教整体上让约翰徒然地死了;他们即使提及施洗约翰就是无限矫情着约翰福音3:30的“他必兴旺,我必衰微”——但约翰这里的兴旺更指耶稣是王,而非耶稣是仆。实在说来,基督教更像希罗底的女儿,他们对施洗约翰实施了斩首行动,支离破碎,完全看不见施洗约翰血淋淋的头颅。几乎没有一个基督徒愿意效法约翰;换言之,几乎没有一个基督徒愿意成为耶稣的先锋。而恰恰是主耶稣自己,要我们效法先知,跟随先知:马太福音7:12,“所以无论何事,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因为这就是律法和先知的道理”;马太福音22:40,“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另参以弗所书2:20,“并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约翰是最大的先知,但教会却不以先知待他。“27传道者说,看哪,一千男子中,我找到一个正直人。但众女子中,没有找到一个。我将这事一一比较,要寻求其理,我心仍要寻找,却未曾找到。28、29我所找到的,只有一件,就是神造人原是正直,但他们寻出许多巧计”(传道书7:27-29)。基督教啊,有多少罪恶淫乱和假冒伪善,以非政治之名施行?!

事实上路加福音在开篇处连续三次在万王之王和世界的王之间强烈对比,而约翰和耶稣就是出现在这些世上的君王面前。第一、路加福音第一章,施洗约翰和耶稣基督降生在世界的王面前:“5当犹太王希律的时候,亚比雅班里有一个祭司,名叫撒迦利亚。他妻子是亚伦的后人,名叫以利沙伯。6他们二人,在神面前都是义人,遵行主的一切诫命礼仪,没有可指摘的……33他要作雅各家的王,直到永远。他的国也没有穷尽……52他叫有权柄的失位,叫卑贱的升高……69在他仆人大卫家中,为我们兴起了拯救的角……”第二、路加福音第二章,耶稣出生在世界之王的面前:“1当那些日子,该撒亚古士督有旨意下来,叫天下人民都报名上册。2这是居里扭作叙利亚巡抚的时候,头一次行报名上册的事……”。第三、路加福音第三章,施洗约翰和耶稣基督传道在世界众王面前:“1该撒提庇留在位第十五年,本丢彼拉多作犹太巡抚,希律作加利利分封的王,他兄弟腓力作以土利亚和特拉可尼地方分封的王,吕撒聂作亚比利尼分封的王,2亚那和该亚法作大祭司,那时,撒迦利亚的儿子约翰在旷野里,神的话临到他……”另外,施洗约翰平行以利亚,已经预示了施洗约翰面对的亚哈-耶洗别将是希律-希罗底。实际上,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都让我们看见施洗约翰勇敢地站在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面前,称之为毒蛇的种类(马太福音3:7,路加福音3:7,马太福音12:34);但只有马可福音如此隆重地记念和宣讲了约翰之死,就是站在希律和希罗底面前的先知;正如只有马可福音提到了希律的酵(8:15),也强调希律党人(12:13;另参马太福音22:16)。

另外我们已经提到诗篇1-3片中施洗约翰和耶稣基督,与世界众王、社会领袖以及审判官之间的对立,以及上帝在基督里对所有法老、希律、该撒的审判和呼喊。历代希律都是教会的仇敌:屠婴的希律、杀害施洗约翰的希律,杀害使徒雅各并监禁彼得计划杀害彼得以及审判保罗的希律。所谓希律是约翰的保护人纯属无稽之谈。这是使徒自己的见证:“25你曾藉着圣灵,托你仆人我们祖宗大卫的口,说,外邦为什么争闹,万民为什么谋算虚妄的事。26世上的君王一齐起来,臣宰也聚集,要敌挡主,并主的受膏者。(或作基督)27希律和本丢彼拉多,外邦人和以色列民,果然在这城里聚集,要攻打你所膏的圣仆耶稣,(仆或作子)。28成就你手和你意旨所预定必有的事。29他们恐吓我们,现在求主鉴察。一面叫你仆人大放胆量,讲你的道,一面伸出你的手来,医治疾病,并且使神迹奇事,因着你圣仆耶稣的名行出来(仆或作子)”(使徒行传4:25-29)。

这些光天化日的事实,就是世界众王面前的约翰和耶稣以及耶稣的门徒,让屁滚尿流的山上小庙和基督教犬儒主义的弯曲乖僻和吃人自义,无地自容。但是尽管如此,施洗约翰从始至终不是政治人物,而是神的仆人——他没有煽动革命,更没有建立任何政治组织,甚至没有与耶稣及其门徒结成政治同盟;施洗约翰只是用神的话语责备希律王,也愿其悔改;同时藉着他在世界众王(希律和犹太宗教领袖)面前勇敢而诚实的见证,让人类知道这位先锋后面的那位人子,必是高于希律和任何人间领袖的基督。只有希罗底和她的女儿控告约翰搞政治,并杀之而后快——实际上这新一代的政治淫妇,即耶洗别与亚他利雅,她们比约翰更知道约翰是冤枉的。所以这场控告是魔鬼的控告,这场杀害是魔鬼的杀害。但是她们只能杀害约翰的肉体,约翰穿越麦比拉洞已经升上去了。他在基督里复活了!

3、约翰与约翰

那么教会或基督徒是否还应该走约翰的道路,一方面像约翰一样责备毒蛇的种类,也为预备他们进入洗礼;另一方面,效法约翰站在希律的面前见证耶稣是基督?答案当然是肯定的,而且有充分的圣经根据。首先我们需要解释一下马太福音11:11:“我实在告诉你们,凡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个兴起来大过施洗约翰的。然而天国里最小的,比他还大”(另参路加福音7:28)。理解这句话可以参考哥林多后书4:17 :“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这里要对比的不是监狱中的约翰与丧尽天良的假基督徒;而是地上的约翰与天国里的约翰,狱中的保罗与复活的保罗。在地上,我们只是无用的仆人(路加福音17:10)。主耶稣并没有说因为在这个意义上约翰是最小的,因此约翰的见证和道路对教会是无意义的。

第一、在希律和法利赛人文士面前的施洗约翰与希律和犹太人面前的使徒彼得保罗秉持的信仰是一致的,他们都是基督的仆人,并且同感一灵。实际上是约翰所代表的先知,与使徒约翰所代表的教会,以基督事件为中心,形成一个交叉结构,共同形成教会的根基。正如以弗所书2:20所说:“并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另参以弗所书3:5,“这奥秘在以前的世代,没有叫人知道,像如今藉着圣灵启示他的圣使徒和先知一样”。另外注意,施洗约翰、耶稣基督和十二使徒所传的福音是一样的:马太福音3:2,“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马太福音4:17,“从那时候耶稣就传起道来,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马太福音10:7,“随走随传,说,天国近了”。在天国里最小的,与无用的仆人 ,是等同的信息。临到施洗约翰的话语也是神的话语。施洗约翰没有传另外一个基督和另外一个福音,他在任何意义上都是基督的先锋。

第二、更可以将约翰的生活方式和侍奉方式视为教会的理想样式。我们在这世界只是藉着圣道和圣礼传讲基督,给人洗礼,或服事圣道和圣礼。但同时,我们的生活很简单,我们对世界一无所求。正如主说的:这世界的王“在我里面是毫无所有”(约翰福音14:30)。或用使徒保罗的话说:“你们不能喝主的杯,又喝鬼的杯。不能吃主的筵席,又吃鬼的筵席”(哥林多前书10:21)。当然,教会是五旬节之后的教会,圣灵与教会同在。但没有理由怀疑圣灵不在施洗约翰身上:“他在主面前将要为大,淡酒浓酒都不喝,从母腹里就被圣灵充满了”(路加福音1:15,另参路加福音1:41-45)

第三、教会与约翰分别是,他们是基督两次降临的先锋;分别在不同历史时期预备百姓和道路迎接基督降临或王的到来。因此,教会为迎接耶稣基督复临必须效法施洗约翰:呼喊毒蛇捆绑的罪人悔改,站在世界众王面前见证万王之王。一方面,施洗约翰是利未人(路加福音1:1-5)。圣经中7个不生育而因神生育的妇人:撒拉、利百加、拉结、玛挪亚的妻子、哈拿、书念妇人、伊莉莎伯——马利亚;教会如不生育的妇人,因而每一个孩子的降生都出于圣灵,都是神迹。换言之,教会中的每一个新人的诞生都是施洗约翰的诞生。另一方面,效法施洗约翰站在希律面前作基督复临的先锋,有清清楚楚的圣经根据:“3我要使我那两个见证人,穿着毛衣,传道一千二百六十天。4他们就是那两棵橄榄树,两个灯台,立在世界之主面前的”(启示录11:3-13)。基督复临之前的先锋,就像施洗约翰一样“穿着毛衣”站在世界之主面前。另外注意这些末世信息:路加福音4:25,“我对你们说实话,当以利亚的时候,天闭塞了三年零六个月,遍地有大饥荒,那时,以色列中有许多寡妇”;启示录11:2,“只是殿外的院子,要留下不用量。因为这是给了外邦人的。他们要践踏圣城四十二个月”(另参启示录13:5)。相关的平行信息是耶洗别母女、希罗底母女与巴比伦大淫妇。实际上新约结束的地方,另外一位约翰见证的是同样的真理:“证明这事的说,是了。我必快来。阿们。主耶稣阿,我愿你来”(启示录22:20)。仍然是先锋,预备主归来的道路。“主耶稣阿,我愿你来”是施洗约翰的使命,也是使徒约翰的使命,就是教会的使命。约翰的洗礼就是将百姓洗净,预备接待新王的到来。而这正是教会在人间的工作,好预备基督的复临。这一点可以参考启示录19:7,“我们要欢喜快乐,将荣耀归给他。因为羔羊婚娶的时候到了,新妇也自己预备(ἑτοιμάζω)好了”;启示录21:2,“我又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预备(ἑτοιμάζω)好了,就如新妇妆饰整齐,等候丈夫”。注意启示录中的“预备”与马可福音1:2-3节中的的“预备”。

第四、主耶稣话语可以证明教会也是施洗约翰。而以利亚-施洗约翰作为教会的代表,还可以从马太福音17:10-13找到线索:“10门徒问耶稣说,文士为什么说,以利亚必须先来。11耶稣回答说,以利亚固然先来,并要复兴万事。12只是我告诉你们,以利亚已经来了,人却不认识他,竟任意待他。人子也将要这样受他们的害。13门徒这才明白耶稣所说的,是指着施洗的约翰”。其中11与12可能指的不是一位“以利亚”,后者指施洗约翰,前者可能指耶稣第二次复临之前的以利亚或教会的代表。

亲爱的弟兄姐妹,我们重新发现施洗约翰或补足基督教对最大先知的亏欠,不是为了逞神学之强,更不是小人之心所指控的自我辩护。我们是为爱真理,爱基督,爱教会。因为对施洗约翰的遗忘和边缘化甚至肢解,不仅将基督教变成人性的小庙或绕开世界和中心以及四王五王的边缘人,更使我们事实上否认了耶稣是基督。而且同样重要的是,轻视施洗约翰的人必然轻视教会,也不会重视教会的先知性工作。他们先斩首约翰,然后斩首耶稣——让基督与教会分离。看看这些魔鬼的谎言吧:我们只传基督,但教会不是最重要的……同时,这些半吊子或异教徒指着教会的软弱离弃教会,将基督教的信仰改造成、编造成没有教会的个人与基督的异教关系,这是基督教衰败的另外一个根源。总而言之,无论施洗约翰还是使徒约翰,都是不可或缺的,施洗约翰是主基督的先锋,使徒约翰是“祂所爱的那门徒”。耶稣基督是王,祂为所爱的人建造了国度,是所爱之人的君王。万王之王不是“光杆司令”,万王之王是我们的王,是教会的主。我们是祂的军队,是祂的身体,是主的圣殿;是主复临的先锋,而祂又与我们同在。所以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说:“1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你们信神,也当信我。2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3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哪里,叫你们也在哪里。4我往哪里去,你们知道。那条路,你们也知道。(有古卷作我往哪里去你们知道那条路)”(约翰福音14:1-4)。阿门。

原著:不睡觉的晚上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评论 0
 
更多>同类神学
推荐图文
推荐神学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